和星について

木星先生

和星について

四声体について

记意大利吉他二重奏音乐会

1.演出前


在快要放暑假之前,同为古典音乐爱好者的俞越同学突然在QQ上邀请我去听在城市剧院中的一场意大利吉他二重奏音乐会。他说,在我即将离开中国之前,想让我去和他一同去欣赏音乐会。 吉他二重奏 ? 我当时虽然认为吉他的音色很好听,但在我脑子里的印象中,吉他并不会比其他的乐器的表现力更强,音色更多样化。不过,我也想体验一番吉他醇美的音色,我便发了条信息:好的。
拿到票,今天我便前往城市剧院的附近,在闵行图书馆和他会合。在一同共进晚餐后,已经是六点四十分了,我们便走到了城市剧院,找到位子便坐下了,此时离音乐会开始,还有半小时。我们轻轻的说笑着,不知不觉音乐会就即将开始了。



2.意大利吉他二重奏

伴随着热烈的掌声,两位英俊的音乐家拿着吉他走上了台,其中一位在简单的对这次音乐会做个介绍后,便坐下了。 调音结束后,两位音乐家同时深吸一口气,随之一个威猛的动机旋律如同旋风般席卷而来,我一愣,一个个精巧美妙的音符在我耳边如同海浪般起落着,我不由的随着音乐旋律的起伏做了个深呼吸,似乎要把这旋律慢慢地吸进去一样。两位吉他演奏家竟将好几条不同性格的旋律线融合在一起,毫无破绽,将音乐完美地,毫无遗漏地传递给台下,我努力地聆听,想把每个音符都收进我的耳中。慢慢地,我便沉浸其中。 一曲终了,随之而来的是雷鸣般的掌声,我已是十分激动,竟已经能听见心脏不断跳动着的声音。我连忙拍起手,称赞这两位出色的演奏家。
第二曲开始了,一股现代音乐的味道瞬间随着琴弦急促的颤动扑面而来。这是一首独特的间奏曲,曲中使用了许多吉他特殊的技巧,如打板,拍弦,有时甚至一边打板一边点出旋律,让人叹为观止。我虽在古典吉他的方面算个外行,但我在社团时听俞越同学说过这类吉他的技巧,当时只是了解,现在才被真正感受到了他的魅力,将吉他的所有部件都加以利用竟能制造出如此奇妙的效果,都现在我依旧感到震撼。在后面的曲目中,有许多类似这样的技巧出现着,每次出现,都感到分外的惊喜。
两位演奏家对音乐的演奏十分细心,从音准到节奏,从小线条到大线条,特别是声部音色处理,做的十分出色,以至于我仿佛听到的不是两个吉他在发出声音,而是由一个出色的指挥家指挥着几十件乐器奏出宏伟的交响曲! 在他们改编的(贼鹊)(选段)中,我更是感受到他们对音乐的管弦乐内涵的重视,不知他们是如何用其指尖,竟使吉他上的几根弦使我清晰地分别出小号,巴松管,大提琴拨奏等的音色,我彻底完全地被古典吉他的表现力和音色的多样所折服了!
在古典吉他在演奏舒缓浪漫或忧伤凄美的曲子时,也许是因为其本身极其醇美的音色,也许是因为演奏家的细心处理,竟将我和俞越同学彻底打动了,一个个乐音,慢慢地从音孔中飘出,直击心弦,仿佛飘出的并不是旋律,而是一条条水晶项链,透彻易碎。音乐是个神奇的东西,总会在不知不觉中使人受到感动。是触碰到了自己心中的柔软处,还是将某个回忆联系在一起?经历给予了我们更厚重的感情,当这些经历通过音乐浮现在眼前时,怎么不会使人热泪盈眶? 浪漫或忧伤使人感动,那么欢乐和喜悦便使人兴奋。在古典吉他富有活力而具有律动的琴声中,我不禁直其身子,手掌随着节奏轻轻拍着大腿,尽情享受其带给我们欢乐。
音乐会的所有曲目都演奏完毕,工作人员开始献花了,我觉得不够尽兴,骨气勇气在掌声中试着喊到:“bravo!安可!”可他们走下了台,这时,有的观众已经开始离场了。不过,惊喜的是他们再次走上了台,我立刻拍起了手——真的有安可! 耳熟能详的(梁祝)的旋律慢慢从乐声中勾勒出来,如同细丝般柔软,细致而又不失大局,浪漫优雅而又不失中国音乐的古色古香,吉他的音色更显古朴精巧,如同从古筝弦上滴落的,透明硕大的水珠...... 我感觉我已经彻底爱上了古典吉他,并成为了那两位吉他演奏家——布兰克和辛那可瑞的粉丝!



3.演出后

由于这次的音乐会实在太过精彩,我和俞越都非常激动,于是想在其休息室前堵他们,要签名,他们一出来我们就堵上去了。
“i....love the classical music....for many years”
俞越同学激动地对他们说因为激动而颤抖的英文发音。
“can i...啊不,could i give me your signatures please?”
我明显有点激动地语无伦次了。
“sure”
我们跟着他们一起到了场后签售处。 “哇”俞越指着签售的桌子惊喜地说道,“你看,他们还有卖cd!” “哎,我们合资买两个碟吧,不仅能得到签名,我们还能和他们合影呢!”我连忙掏出了我们吃饭找下的零钱: “十,二十,三十,四十,这里一张五十一共九十,你这边还有五十......七块加两个五毛,还差两元!” “啊,还差两元这可怎么办” “要不叫我爸送来?啊不不不,这就晚了,那可怎么办。” “啊,要不我们借吧” “借?找谁....” 俞越同学立刻向着后面排队的一位男观众问能不能借两元钱,但他说他连一分钱的没有。
这时,在队伍旁的一个女观众就对我们说道:“我可以借你们哦。”随即从腰包掏出两元硬币,俞越将其捧在手心,我们顿时将这两枚硬币视若珍宝!
“可是我们怎么还呢......” “不用还,不用还!” “那太感谢你了!”
我们兴奋地走到签售台前,将钱交付给工作人员,布兰克和辛那可瑞便开始在cd上签名了,可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发生了—— “还少十元” “诶!?啊啊,怎么可能,我记得一百五十整啊!”我惊叫道。
工作人员又数了一遍,还是差十元。这下场面变得十分尴尬了,签名都签好了,我们经借两元,竟还没凑好钱。两位大师也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,疑惑地看着我们。 “要不....我让我爸送来吧。” “啊不用了,这碟就给你们吧” “啊,来得及么,现在我去叫我爸送钱来......”我没听清工作人员说了什么。
”不用了,少十元钱也给你们了。”“真的?”我这回听清了,“啊啊啊!太谢谢你了太谢谢你了!”我终于如释重负,不停地道谢。



拿到两位大师的碟,我们更加兴奋了,马上问其中一位大师:“我们可以拍照么。”这话一说出去我就想扇我嘴,对方可是意大利人啊,看来我都糊变得稀里糊涂了。“take a photo?”他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。 “啊,yes” 我们在两个大师中间,帮我拍照的另外一个工作人员随即按下了快门。我们终于弄到了合影! “Thank you so much!” 我们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了签售台。



这时,那位给我们救命的两元硬币的女观众想拍下俞越的碟,他当然很主动的马上就给拍了几张。 “谢谢。”她微笑地边走边说道,“当时你们差十元钱时候,我还想给你们十元呢。” “古典界竟有如此暖心之人!”我由衷感叹道,语气中充满着谢意。“哈哈,”她小声笑到,“既然降价给你们了,我也不用帮你们付了。”我们都笑了。
“哈哈,天下古友(古典乐友)是一家。” 我又发出了一声感叹。

4.尾声


走出剧院大门,剧院中温暖的灯光色调顿时化成了夜空下散落的闪闪烁烁,微风轻轻地拂过远处的大街小巷,又慢慢地停在我们身旁。城市的气息再次把我们包围起来,从剧院玻璃门里的暖色光亮在照射路面上,夹杂着路灯的冷色调,显出我们三人的影子。时间仿佛变慢了许多,而眼前的亮光却不停地飞驰而过,使我目不暇接。 我这才缓过神来,用手挥去额头上的汗水,又做了一个深呼吸。是的,这场音乐会已经结束了。
“再见啦。”我们和那位女观众道了别。 这时,我看见了我爸,他已经在剧院外等了许久 ,他见我后就马上走了过来:“音乐会结束这么久了,怎么才出来?”
俞越同学和我的脚步也停下来了,他伸出了手掌:“那么,今天就这样了,佐藤再见。”我也把手伸出去,握住了他的手,也没忘摇了几下。 “再见。”看着远去的朋友,我再次向他挥了挥手。我们各自都埋没在了夜空下的灯光中,走上了自己的道路。 ...... 这便是离别吧。
5.短信

“今天很高兴,谢谢你啦。那啥,合影等我回来后QQ上给你。” “我也很谢谢你陪我听音乐会,我今天甚为高兴啊。江来如果我们再有机会,希望还 可以如此。” “嗯,exciting。同时祝你妈妈生日快乐*^_^*,以后保持联系啊” “必须的。希望我们永远是朋友,我可能是我人生中第一个志同道合的好友!=)) 如果你还有机会来中国的话,一定要和我联系!我们纯粹是由classical music而交往的,希望我们可以一直保存这个兴趣!:>。 ” “好!的!谢谢你!你也是我人生中第一个!志同道合的朋友啊!”

和星について

和星について

  • 小説
  • 掌編
  • 時代・歴史
  • ホラー
  • SF
  • 児童向け
更新日
登録日 2020-09-04

Copyrighted
著作権法内での利用のみを許可します。

Copyrighted